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叙利亚局势陡然恶化军队内部被猜出现大哗变

时间:2019-07-12 18:19: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叙利亚局势陡然恶化 军队内部被猜出现大哗变

“叙利亚局势的转折点到来了吗?”7日,不少西方媒体乐观地给出“是”的判断。它们的证据是,反政府武装分子6日在北部边境城市猛烈袭击叙利亚安全部队,造成120人死亡。《纽约时报》说,如果叙利亚政府宣称的这一消息属实,“意味着反抗叙利亚强硬派领导人的起义发生暴力转折”。还有不少分析把叙利亚与利比亚联系起来,认为叙利亚边境正在出现另一个班加西,“利比亚式的内战”正在叙利亚上演。美国《时代》周刊甚至称,如果说叙利亚反对派与总统巴沙尔之间的对决正沿着利比亚的轨迹展开,现在就是设置禁飞区的时刻了。  但也有分析称,这场冲突像是叙利亚当局演的一出“苦肉计”,目的是制造舆论,以对反对派发起更猛烈的镇压。法国6日指责巴沙尔政权失去统治的合法性,并寻求在安理会谴责叙利亚政权,但美国等依然对这个“抵抗轴心”的主角小心翼翼。正如《时代》评论的那样,西方不喜欢巴沙尔,但至少了解这个“恶魔”,谁知道他倒台对西方是福是祸呢?  倾覆点还是苦肉计?  “起义得到更多支持,冲突可能迎来突然的倾覆点。”阿联酋《国家报》7日这样描述叙利亚的局势。据叙利亚国家通讯社报道,在叙北部靠近土耳其边界的伊德利卜省吉斯尔·沙古尔市,武装分子连日来攻击警察局和政府机构,造成严重混乱。叙利亚内政部的消息称,在该市数日的交火中,叙军队和安全部队共阵亡120人,伤数十人,伤亡主要集中在6日傍晚的战斗中。“武装团伙在进行真正的屠杀。”报道说。  叙利亚国家电视台6日不停地以滚动播报的形式报道安全部队和警察在吉斯尔·沙古尔地区遇到伏击的情况。虽然没有画面,但叙利亚安全部队和警察死亡的数字不断更新,从初的28人骤增至40人,后来又改为80人,定在120人。叙利亚内政部长沙阿尔发表声明表示,将采取坚决行动予以反击,“在国家安全受到武装攻击时我们不会将武器束之高阁”。  “真正的暴乱在叙利亚开始了?”美国《评论》杂志以此为题称,120名警察和安全人员被杀的消息反映了两个问题,一是反对派的斗争日益激烈,而非像巴沙尔所希望的那样逐渐消退;二是这次流血事件也许是一场堪比1982年大屠杀的血腥镇压的前奏。文章称,1982年巴沙尔的父亲武力镇压示威者,至少1万人丧生。这再次表明,叙利亚局势与其他中东国家不同。《纽约时报》7日称,如果叙安全部队遭伏击的消息属实,意味着反抗叙利亚强硬派领导人的起义发生了暴力转折。报道还引述美国州立肖尼大学历史学家阿泽姆的话说,“叙利亚当局对边境城镇特别强硬,因为他们担心出现另一个班加西。”  利比亚成了西方媒体报道叙利亚局势常用的参照。美国《前哨》杂志站报道称,叙利亚正迅速逼近全面内战,这种故事并不陌生,几个月前,利比亚城市班加西起义后,卡扎菲的几支部队倒戈,得到北约空军和海军支持,与卡扎菲大打内战。文章认为,正是安全部队的暴力镇压引发了利比亚大起义,叙利亚局势恶化与此极为相似。《时代》周刊7日说,如果把叙利亚的起义进程与利比亚比较,现在已经到了设置禁飞区的紧急时刻。即使叙利亚政府的指控是捏造的,其含义同样不寒而栗。当叙利亚当局谈论武装叛乱造成的伤亡数字时,听起来好像在准备发动一场军事行动,当地平民性命岌岌可危。  类似《时代》提出的阴谋论的说法得到部分附和,但多数西方媒体更愿意将这次冲突看做叙利亚军队“公开的一次哗变”。《华尔街》7日称,一些活动人士认为,这次冲突是叙利亚武装部队内讧引起的。一名自称叙利亚陆军中尉塔拉斯的人7日一早通过半岛电视台否认叙政府正在打击武装团伙,敦促其他军官站在示威者一边,保护人民而非政权。报道称,这是次在电视上公开的叙军人叛变。《纽约时报》说,几周来,一直有反对派与人权活动家称,有哗变士兵被同部队的人杀死。如果这一说法得到证实,这将是叙骚乱以来安全部队内发生的内讧。  西方准备动手了吗?  “被杀的示威者已经超过1100人,这轮‘阿拉伯之春’让叙利亚成为死难人数上升快的国家。”英国《每日电讯报》评论说,正是这种血腥镇压和冲突让叙当局已经无法再说服示威者停下反政府的脚步,巴沙尔政府和反对派之间拉开战事容易,而一旦开战就只有血战到底。美国公共广播电台称,在华盛顿,叙利亚问题专家日益感觉到巴沙尔的统治已近穷途末路,变化在所难免。“变化正在到来,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关注变化怎样发生非常重要,因为怎样发生比什么时候发生更为重要。”美国近东事务副助理国务卿威特斯说。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的局势平静中暗藏着紧张。《环球时报》驻当地注意到,首都的市场正常开放,居民生活未受大影响。但叙军队和安全部队在出入首都的各路口都设置了沙包掩体和路障,对往来车辆和人员严格检查。车辆必须打开后备箱,人员必须出示身份证明。大马士革国际机场安全检查明显加强,部分航空公司一个月前就开始减少往来大马士革的航班。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东中心主任保罗·塞勒姆在开罗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无论如何,叙利亚局势已经无法回到从前。要准确预测叙利亚局势走向非常困难,但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叙爆发内战的可能性很大。  随着局势的升级,西方对叙利亚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正在美国访问的法国外长朱佩6日表示,巴沙尔政权已“丧失合法性”,法国正在安理会推动谴责叙利亚的决议案。朱佩说,15个安理会理事国中可能有11国投支持票,“我们将看俄罗斯人怎么做,如果他们否决,他们将承担”。《爱尔兰时报》7日鼓动说,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是世界古老的城市之一,但当局在镇压中犯下的罪行将把大马士革变成血海,它的文化遗产将为混乱所取代,联合国现在应采取坚定步骤,予以干涉。俄罗斯全球化研究所所长捷利亚金表示,未来等待叙利亚的是和利比亚相同的命运,北约等叙利亚局势发展到它希望的地步,就会对叙利亚实施打击。伊朗总统内贾德7日抨击美国干涉叙利亚,并称叙政府能够应对危机。  法国《巴黎人报》7道说,西方已加强对叙利亚的谴责力度,连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也变得强硬,6日指责叙利亚当局在IAEA对其一处核设施的调查中拒绝合作,该设施2007年被以色列空袭炸毁。IAEA称,该设施可能是一处核反应堆,而不是叙利亚所称的军事基地。  西方媒体上谴责和唱衰的声音很多,但美国等西方主要国家的官方表态仍显得非常谨慎。《时代》对此评论说,原因并非巴沙尔政权太强大不能垮台,而是西方担心后果。作为伊朗领导的“抵抗轴心”的主要国家和为真主党提供武器的国家,巴沙尔政权垮台,将使美国、以色列和沙特短期受益。但如果巴沙尔被暴力推翻,穆斯林兄弟会极有可能上台。西方也许不喜欢巴沙尔,但至少他是西方了解的“恶魔”。“巴沙尔本人也不知道叙利亚本周末或下周末将变成什么样,这种不确定性令他烦恼,也令我们不安。”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甘茨这样说。《前哨》杂志称,尽管叙利亚反对派成分不明,但近来报道显示,穆斯林兄弟会确在其中。英国《金融时报》说,在中东爆发起义的国家中叙利亚是复杂的一个,战略重要,宗派构成微妙,没有有组织的反对派。镇压将继续,西方国家将被迫面对一直试图回避的问题:何时叙利亚的镇压才不可容忍?  “致命黄瓜”1967年就种下  “叙利亚发生的一切预示着一个漫长、炎热、疾病蔓延的夏天。”《时代》说,叙政权暴力所产生的痛苦已经终结其视为恢复稳定之路的改革,反对派不太可能直接通过军事手段推翻巴沙尔,但能推动城市精英反抗,并引发兵变,叙利亚的未来暗淡而模糊。  同样模糊的还有曾被西方盛赞的“阿拉伯之春”。伦敦出版的阿拉伯文报纸《生活报》以近肆虐欧洲的大肠杆菌疫情比喻说,黄瓜的外形和颜色非常吸引人,但前几天却被指责含有致命细菌,这种细菌为首次发现。在阿拉伯世界,类似的发现可追溯到几十年前。那是另一种“黄瓜”,一样致命,那就是1967年中东战争失败之后的阿拉伯改革。在许多阿拉伯国家,政府采取改革,以克服战争失败的痛苦,但这只不过是一种装饰品。以改革的名义,许多政权企图获得统治的合法性,推行不受欢迎的政策,压制基本自由。埃及、叙利亚、利比亚、突尼斯和也门经历了这一切。  加拿大“自由”以“冰冷的阿拉伯之春”为题称,突尼斯和埃及剧变之后的欢欣正在消退,即使自由派媒体也开始承认“阿拉伯之春”后的严酷现实。文章称,在突尼斯,世俗独裁或许将被伊斯兰独裁所取代,伊斯兰宗教政党可能成为未来选举的赢家。在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可能成为未来政府中的重要力量。这应了那句阿拉伯谚语:“他走了,我们欢呼雀跃,然后一个更加难以忍受的人来了。” (邱永峥 任言 黄培昭 杨明 青木 纪双城)

衡水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乌兰察布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哈尔滨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铜陵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视野 零售行业门店管理系统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