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此情不待来世追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2:53:36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说来也巧,第二天我去中山公园看樱花的时候,正好遇到那个袁雅妮。  美丽的中山公园,青岛的春天,满树的樱花绽放,风一吹飘得都是浪漫。  我喜欢樱花,喜欢樱花绽放的美丽。樱花飘落里,一扭头正好看到她在古木色的长椅上坐着,感觉像是回到十三世纪的童话里。她也正好瞅见我。  “你来干什么?”她眼里有一点凶。  “这公园又不是你家开的,我愿意来你管得着吗?”  “那你别在我眼前出现。”  “我还不走了。”我一屁股坐在她坐的长椅上。  “你不走我走,”袁雅妮站起就要走,忽然扭头看着我。樱花落在她的头发上,清澈的眼睛如神仙福地里一潭碧水。“你敢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吓唬谁阿你”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一边走我一边得意洋洋地唱歌——我是故意气她的。  过了狮虎山,她转进一个铁栏杆里。铁栏杆里满是狐狸。  “你疯了,你想死啊。”我一把抓住要进去的她。  “呵呵,你还担心我,不是恨得牙齿响吗?”  我无言以对。再怎么样我也没恨到她死啊。  我好像根本就抓不住她,她真的滑得如一个狐狸。里面的喂兽的工作人员竟然不管她。  “我告诉过你,我是属狐狸的嘛!”她一直在得意地笑。  天,我看到狐狸居然不伤害她,还在她身边摇尾巴。我彻底服了,这两年寂寞的心开始驿动,身上的血液被这个“属狐狸”的女孩粘住了。  看到我惊的呆呆的眼神,她笑得更得意了。她还用手摸摸一个小狐狸的头,小狐狸高兴得舔噬她的手指。  “妮妮,你看你都二十多了,还跟个孩子似的。”那个喂兽的妇女在和她说话。  原来那个喂兽员是她的姑妈,她常跟姑妈来这儿,所以就和狐狸结了缘。她不怕狐狸,狐狸也喜欢她。  我真的开始喜欢她了,也许是一物降一物吧。我喜欢狐狸,喜欢聊斋里狐狸幻化成的女子,对爱热烈,执著,不顾一切。  “我可以请你吃饭吗?”  “呵呵,怕了吧。”她笑着从铁栏杆出来“好,本姑娘不计前嫌,就接受啦。”  那一天,我们在肯德基彼此面对面坐着,我看她如此清晰。有一点微蓝的眸子,雅致的鼻梁,小巧的嘴巴,一套休闲小衫,一切都那么别有风致。突然感觉她像蓉蓉。窗外有风吹过,花影飘落,有一种痛来自心底,不断汹涌。    2、  蓉蓉,我的初恋,就像天空中的风筝断了线。思念在阳光里碎成一段一段。常常重复同样一个梦,南京城,秦淮河边,我和蓉蓉去玩旋转木马。旋转木马如同那时的心情,永远不会忧伤。我坐在蓉蓉的身后,一圈圈,一天天,一年年。转眼四年又三个月,一千五百多天。  “王浩、若飞。若飞、王浩。”蓉蓉拿着写有两个名字的纸牌,一张金黄,一张蓝色;一张热情奢华,一张如海洋般浪漫。两张都难以取舍。自从工作后的第二年,蓉蓉单一的感情线开始分支。一边是相恋四年多的我,一边是让她感觉无比优越的若飞。双鱼座的女孩,是爱浪漫的,沉浸在浪漫里就会追逐自己美妙而又梦幻的理想。我现在让蓉蓉感觉只是一个毛头小子,毛头小子手里的资本只够一碗鸭血粉丝汤,远不及酒吧里让人浪漫到死的“蓝色妖姬”。  “蓉蓉,今天是你生日,我送你生日礼---”  “今天我加班,要很晚。”  “那我去接你。”  “噢,啊,不用了,有班车。”  “那你别累着自己,我想你。”  “噢,也想你!”  七月的夏夜,风儿轻轻吹送,有轻轻的虫鸣,蓉儿挂断电话。   第二天,蓉蓉主动约了我。华纳影院,是我们感情的支点,曾经一次次的奖学金都奉献给了它。  “蓉蓉,多少天没见了,两个礼拜了吧,丫头又漂亮了。”  “恩!”  “Girl 回过头来说你只是喜欢自在,我愿相信 ,午夜梦回的心,永远在乎我存在―――”我还是开心的逗着蓉蓉。  王家卫的电影从头到尾都在诉说,诉说一个叛逆的故事,没有善终。蓉蓉的表情神不守舍,几次欲言又止,终无从说起,直到电影谢幕。  从华纳影院出来,转过三条街就是金陵吃的“回味”鸭血粉丝汤。鸭血粉丝汤,红红的,就如我和蓉蓉热恋的爱情。还是一碗鸭血粉丝汤,我和蓉蓉分着喝。想了想,这还是近来两个人次一起喝鸭血粉丝汤。蓉蓉的心事,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蓉蓉,你有心事,我清楚的感觉到,丫头,笑一个。”  “……”  我问了几遍蓉蓉都欲言又止。当我把一勺汤喂到蓉蓉的嘴边,蓉蓉却突然间泪流满面。  “咱们分手吧。”蓉蓉哽咽着。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每一次两个人闹别扭,我总是让蓉蓉先走出去一百步。蓉蓉总是在百步回头,然后扑向我的怀抱。这一次蓉蓉没有回头,“去挣钱吧,我需要欲望的满足。”  一个人站在人行道上,让思绪静静地飘。曾经痴狂多少泪和笑,曾经无怨无悔的浪潮,都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清晰了又模糊,模糊了又清晰。一夜,恍若隔世;一夜,爱情已逝。  金陵烟雨,这却是一眼。八月中秋,我一个人背着行囊,站在长长的站台上。“列车发往青岛,准时开车!”―――    3、  事过境迁,我坐在青岛的写字楼里。一直感觉自己在没命的奔跑,只有城市的尖角与我张望。一直到我遇到妮妮,我才停止一个人的歌唱。  其实当我在电梯口次遇到妮妮的时候,就感觉她又是我的情缘。妮妮是二十三楼一家公司的经理助理,我已经习惯在八楼的电梯口遇到她。不知多少次,彼此相视都没有说话。电梯升升落落,写字楼里的女孩,六分的高跟鞋,掂着她美丽的梦,踢踢踏踏。每次,她都像侠女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那天,做好策划文案出楼门的时候,夜已经打烊了,天有些下雨,淅淅沥沥。恰巧看到她站在楼前,正躬身准备走。我跨步把伞擎在她的头上,相视的她给了我一个微笑。  雨天梯滑,我不小心踩到她的脚。  “哎呀,我的鞋,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  “那也不行!”  我正想损这个口无遮拦的女孩,一辆本田车停在我们前面。  “妮妮,上车吧!”挡风玻璃搖开,一个帅气的小伙子说。  “谁上你的破车,去花吧你,这是我的新男友。”妮妮一把挎住我的胳膊。  本田开走了,我看着她撅着的小嘴,不像是生气,倒像是撒娇,有些想笑。  “坏笑,找打啊!”她盯着我。  “你叫妮妮。”  “坐不改名,站不改姓,本人袁雅妮。”  “我叫王浩。”  “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显然她是借我撒气。  “刚才不是还说我是你新男友吗!”  “切!”我看到妮妮脸色涨红了,然后抛下一句“冤家”就打车走了。  第二天,真的没有想到会在中山公园遇到她,“前世的冤家,今生的鸳鸯”,那一天之后,我真的成了她的男朋友。  妮妮陪我唱歌,唱那首刘若英的歌: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才隐居在这沙漠里。该隐瞒的事总清晰,千言万语只能无语。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喔!原来你也在这里。―――。若不是你渴望眼睛,若不是我救赎心情。在千山万水人海相遇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嘿嘿,原来你也在这里!”妮妮眯着眼睛笑!  “是我上辈子欠你的吗?”我望着妮妮。  “是” 妮妮如乖巧的精灵。  “妮妮,我爱你。”  “是一辈子吗?”  “是!”  “骗人,我宁愿相信有鬼!”  “那我是鬼,一生陪伴的鬼!”  青岛的海岸线,有了她才是浪漫的,一起回首过往,一起张望云卷云舒,一起吹着海风看落日,一起走在红瓦绿树之间,随意一个转弯就可以看到和天空一样湛蓝的大海。  情场得意,工作上也顺水顺风,楼盘售罄的时候,我作为项目经理拿到了人生的个三十万。    4、  不知道男人有钱就变坏,是不是个通式。我开始沉迷于纸醉金迷,每天都是觥筹交错,风花雪月。那个很不起眼的朋友,说那个办公室的那个少妇和他也有性关系,而在我看那个少妇是那么知书达礼,温文尔雅,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她的身上。我在现实生活中始终没有背叛妮妮的勇气,于是这种情趣转移到网络上。  QQ头像闪动,一个名叫“曾经真美”女人总让我去回忆,回忆那些过去。明孝陵,夫子庙,钟山风景名胜区,固城湖,燕子矶―――一个地名就是思绪万千,一个地方就是幸福一串。  记得那年秋风乍起,蓉蓉的笑容在西霞山满山的红叶里,和夕阳一样灿烂。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我大声吟哦。  “你还是唱歌吧!”蓉蓉的笑容灿烂而又甜蜜。  “时间像流沙,淹没了你我和他。说什么此情无价,说什么海角天涯―――”  “你会变心吗?永远不会吗?”  “是的,永远不会!”  “咱们去许愿吧!”蓉蓉拉着我的手就直奔西霞山顶峰。  “无论时光如何轮回,世事如何变迁,我都会对你永不离弃,一生一世的爱你。”锁上同心锁,我抱着蓉蓉,蓉蓉清澈的眸子已水汪汪。  我们就这样相拥在高山的顶峰。她紧紧得贴着我的胸……  窗外的一阵嘈杂,打断了我的思绪。突然之间很想妮妮,她才是我实实在在的幸福。  “妮妮,你睡了吗?很想你!”  “今天怎么良心发现了,不忙应酬了?”  我一时语塞。  驱车来到妮妮的住所,一把就把她搂在了怀里。曾经感觉自己像飘零异乡的尘埃在风里,是妮妮给了我家的感觉。温存,一直到天亮……  日复一日,陪客人去练歌房,去洗浴中心,去夜总会,终于没有把握住自己的底线。又是中秋的时候,“曾经美好”相约我去南京,几番挣扎,终没抵挡住诱惑。  爱情是个迷信,当四目相对的时候,我信了。“蓉蓉”我惊讶了。眼前的“曾经美好”竟是蓉蓉,还是那一袭长裙安静的模样。当年的一切在一瞬间都活了,我竟无法去拒绝她执拗的一吻。一切都顺理成章,她开始背叛她的丈夫,我开始背叛妮妮。从南京到青岛,飞来飞去,哪怕只有一个小时的相会时间,我们都泄欲,也是亵渎着自己的灵魂,但这种刺激真的无法拒绝。当年,我们相恋四年,我都没能成为她的个男人,所以现在我更无法舍弃床上的这个尤物,从肉体到精神。如同一个吸食鸦片的瘾者,已经万劫不复。    5、  都说“爱你怎么说出口”,我分手怎么说出口?  一次抱着妮妮,我泪流满面,我难以启齿。这一刻,我想起妮妮在春日的街口给我说每一朵花的颜色,在深夜给我送来一杯暖暖的牛奶,越想越觉得悔恨,越觉得对不起她。  “妮妮,我对不起你,咱们分手吧!”  “你……怎么了,说说,受什么压力了!在你没钱的时候,我都坚定的跟着你,没有过不去的坎。”  妮妮越说,我心里越是难受。  “妮妮,我遇到了我的初恋―――”于是我把前前后后的故事讲给她听。  “是我们缘不到位,情不够份吗―――只记得你说冬天的时候再送我个围巾,看来只是一个的梦想”她哭了,哝哝嘴,终没有说话。  从此以后的日子,我一边等着蓉蓉离婚,一边炒证券,从十万到二十万,一直就这样赔着,卖了自己的车,却一直没有等来蓉蓉离婚的消息。  干脆没有了蓉蓉的消息。人在灵魂里游走,就容易堕落自己。我开始随便找个女孩泄欲。一直到半年以后,曾经和我同居在一起的灵灵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被查出了携带HIV病毒。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灵灵是个“冰妹”。她只是发了一条短信,从此便是无影无踪。  记得次遇到蓉蓉,我是球场上奔跑的少年;次遇到妮妮,我是风雨中挺直胸膛男子汉;次……,“若人生只如初见”,该有多美好。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去的青岛市疾病控制中心,只知道随后四天,那种心情是在地域里走了千百遭。空旷无人的海岸线,我每走一步都能听到人生的回音,有一个人在我心底不断汹涌,“妮妮”,“妮妮”,我在呐喊,是你在我人生落魄的时候给我温暖的拥抱;是你用真情打动了反对的父母;是你在风雨里为我等候……  打开衣柜,满满的一柜子衣服,都是妮妮给我买的,我看着,禁不住哭出了声音,泪如雨下。如果有来生,如果我的判决不是死亡,如果你能原谅我的负义,我会用生命为爱情忏悔……  我给了自己一千个答案,我都是HIV感染者。礼拜二那天,天空阴霾得厉害,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当医生告诉我:HIV抗体阴性,梅毒TRUST阴性,我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出了大楼,我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看着人来人往,泣极而喜,又喜极而泣。生命多么美好,有你是多么幸福。    6、  “记得明年冬天,你送我条围巾!”这是去年这个时候,妮妮吹灭生日蜡烛时说的话。  我开始疯狂的去找妮妮,就算她不原谅我,我也会了我一桩心愿,送她一条围巾,就算已经没有意义。  在飘雪的黄昏,在风中的街口,我一个人默默等待着,寻找着。一天,两天……半个月后的一天,朋友打来一通电话“妮妮现在住在李村”。  紫檀色的门让我的血液直冲胸膛。当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有些憔悴。时间凝滞了一分钟,门又关上了,我听到隔着门的重重的心跳。心跳里有我和她的美好,有爱情的叹息,有涩涩的酸楚。  “妮妮,我的围巾送――”我已经泣不成声。  “走吧!没你我或许更好。”门里面是哽咽得抽泣。  “妮妮,……”  “何必当初呢!我已经习惯了没有你的生活,我不想心再死第二次。”  终无声息,黑夜轮转了两回,门还是没有打开。  楼道拐角,一些旧家具里,有一把锈了的刀,在我眼底闪了一点光亮。  仿若已经很久了,妮妮躺在我的怀里,坏坏地说“如果负我,我会剁下你的一根手指,负一次剁一根。”  瞬间,我看到妮妮为满身疲惫的我拂去征尘―――  我拾起刀,在灯下看了一眼,里面映衬我负心男子的面容。凝固了我的思想,刀锋扬起的时候,门开了。手指间,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就没有了知觉。  再次醒来,我看到透明的液体缓缓流入身体。有人抚摸我的头,那种温柔是妮妮手指尖才有。我看到泪流满面的妮妮……    两个月后的一天,春寒料峭,青岛某时某地,有位新娘穿着长长的婚纱,貌美如花。  “不管生老病死,你愿意娶她吗?”  “愿意!”  “不管生老病死,你愿意嫁给她吗?”  “愿意!”  雷鸣般的礼炮,我和妮妮幸福得笑,眼底有泪。 共 580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专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羊角疯病哪个医院权威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