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我是空气中的尘埃一粒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53: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夜里我做一个梦,梦中我进入一个地下宫殿,也许是一个地下遂道,我一阶一阶地下着台阶,黑暗中我看不清路,只有摸着两边的墙壁缓慢地往前走,可身后好象有一个黑影飞快地向我扑来,我想的应该有一把利剑,可我没有,我想我应该能飞,但我也飞不起来,我只好跌跌撞撞地快速向前跑,但黑影离我越来越近,我张开大嘴想喊,我喊不出声来,我奋力挣扎、挣扎…猛地一下我醒了。我睁开眼,四周一片漆黑,口很渴,头也晕的厉害,还有股冷风往被窝里钻,我翻了翻身,裹紧被子,但不敢睡去,害怕再做这样的梦,偷眼看看从窗外射进的一缕月光,冷冷地像雪,我想外面应该下雪了,不然怎么会这么冷…我就这么看着想着,迷迷糊糊地又睡去。  “还发烧吧?”早晨醒来,母亲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没事了,起来吧,饭在锅里,你们吃完早饭早点上学去,”母亲起身离开,穿上外套出门上班了。  可我依然觉得冷,看着窗户上封着雪白的窗花,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快起来,快起来。”姐姐吆喝着来掀被子。  我极不情愿地钻出被窝,哆哆嗦嗦地穿衣服,冰冷的裤筒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我嘴里哈着一团雾气,心想怎么这么冷,来到水龙头前,捧起冰冷的水一把一把的向脸上豁,感觉清醒了些,突然想起今天还要期末考试,心中不免又紧张、忧郁起来,赶紧收拾妥当来到饭桌前,姐姐端上饭来,依然是糗了很长时间的炝锅面条,淡淡的油花夹杂着几片葱花,我厌倦地用筷子挑着,没吃到嘴里就倒胃口了,姐姐看见,用白眼珠子翻了我一眼,我这才不情愿地吃了几口。  走进教室,同学已来了大半,室内依然很冷,门后的那个小炉子早就弃而不用。刚入冬时,还有几个值日生早起点炉子,可小孩子哪会点炉子,几块木头烧完就灭了,填进去的煤渣不仅没着,反而有时倒冒出一些黄烟,在室里飘荡,久久不散。我哈着小手,坐在了靠门的排位子上。冷,还是冷,缩着膀子,我拿出书本,双脚不停地在地上跺着。  “李大川,考试的时候让我抄抄。”张志新从背后捅捅我说。  “唉!”我应声着,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我想,我这时已不仅仅是冷了,我努力地使自己保持着镇静,屏住呼吸,可身体仍间或地颤抖一下,我只好加速地跺着脚用来掩饰。  随着一声悠长的上课铃声,陈老师抱着一摞试卷走了进来。“记住啊!”张志新又在我的背后捅了捅我说,我说记住了。  老师挨个座位发试卷,我拿起匆匆一看,还行。马上提笔答题,刚做了三、四道题,凳子就从后面被踹了一脚,我知道是张志新。连忙侧了侧身,继续做题,可凳子还是又被踹了一下。我只好把试卷挪挪,做下半张。刚只做了一道题,陈老师就走了过来说,李大川,坐好了。我只好坐正重新答题。  老师刚走,我的凳子又被踹了一下,我顿了顿没去理会,可凳子又被重重地踹了二下,我发狠心,没去理会。  中午放学时,张志新堵住了我,他推着我双肩,我不停地向后退着,他把我按在了学校的一堵墙上,他说,你为什么不给我抄。我说我给你抄了,可老师不让。他说,胡说。接着一拳打在了我的胸口上,我不敢还手,我只有哭,眼里溢满了泪水,顺着脸颊不住地淌。或许是这泪水让他有了点同情心,他住了手,只对我吓了一声:“下次再这样我决不饶你!”说完转身就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收住眼泪,整了整衣服,转身回家。我知道我很懦弱,可我不想让家人知道,因为知道也帮不了我,我没爸,也没哥,谁也不能帮我打架。      二    考试成绩出来了,我语文、数学、英语全在90分以上,但没评上三好学生,老师说名额有限,让我下次再努力。我理解,再说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当三好学生,我不想太惹人注目。这个成绩妈妈倒是很满意的,奖给了我二块钱,我决定把这钱存起来,因为我不知该用这钱买什么东西,存在身边感到踏实点。  转眼间就过年了,妈妈给我买了件新衣服,我很高兴,我已经两年没买过新衣服了。我天天盼着能穿上它,可妈妈说要等到初一才能穿,这样在内心里,我更加充满了对新年的渴望。年三十下午,我早早地就把旧衣服给洗了,只穿着棉袄在忙碌。妈妈说过年时不能干活,否则一年都要受累,我不讨厌劳动,但我也不想受累,所以提前把旧衣服洗了,只等着初一的一早穿上新衣服。  我觉得过年的快乐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在于忙碌,忙着打扫屋子,忙着贴春联,贴窗花,,忙着炸制各种精美的食物,就像鲁迅在祝福中所说的那样:“这是鲁镇年终的大典,致敬尽礼,迎接福神,拜求来年一年中的好运气的。”我们是不需要摆放祝福供品的,但年夜晚照样还是出奇的丰盛,有鱼有肉,妈妈还特意给我做了碗红烧肉,嫩嫩滑滑的,咬一口满嘴流油。人有时也很简单,一吃饱吃好,心情也就跟着好起来,眉飞色舞的。这时,我就特别希望有小朋友来找我,让他们看见的肆无忌惮大口吃肉的样子,可是,从来就没有小朋友在这时来找过我,我想,他们也许也正像我一样吃的满脸放光吧。  吃完年夜饭我迫不急待地去放鞭炮。今年我有足够的鞭炮可放,妈妈给我买了一千五百响,几天前我就把鞭炮拆好,放在热炕上烤着,这样放起来更响、更脆。出门时,妈妈喊了一声,小心点,别让鞭炮炸着。我吱应着带上房门。  来到房前的一块空地上,这里已经有几个小朋友在放鞭炮了。隔壁小胖的鞭炮响,而且他已经穿上了新衣服,浅灰色,胸前还带有二道褶,特新潮。见我来了,他炫耀地在我面前炸了个响炮,我不去理会,先点个根香。我并不急于放鞭炮,一千五百响,要放到年十五,平均每天放的数量不能超过100响,现在有他们放,就可以省下我的。但我若一点也不放,显得又太小气了,所以,我就慢慢地放,放一会,看一会。当然放鞭炮的乐趣也还是很大的,左手拿着香,右手拿着鞭炮,点着信子后,快速地将鞭炮抛向空中,待落地的瞬间发出一声响声和亮光。若是个大的,我就不太敢这样放了,只能把鞭炮放在地上后,再用火去点燃。不论怎样放,我的内心都是高兴的,而且放着放着,天上竟飘起了雪花,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星星点点,只有飘在脸上才能感觉到,但只十分钟的功夫,大朵大朵的雪花就铺天盖地地飘了下来。我喜欢下雪的感觉,夜空中,抬头望天上看,片片雪花飘飘摇摇从天而降,让我感觉天上似乎真得有什么仙女在往人间撒。尤其是过年,假如不下雪,那就少了一半乐趣。  雪越下越大,只一会的功夫,满地就被罩上了一层白,天光也好像一下子亮了起来。我这帮小朋友越聚越多,已有十多个,每人都带着一年的藏货。显然,仅放鞭炮是不能释放我们的喜悦的,疯狂的游戏也许更适合我们,于是我们开始成群结队地来到马路上滑雪。那雪薄薄的一层盖在路上,滑雪刚刚好,一阵助跑,双腿并拢,身体就向前滑去。有的小朋友不满足于此,还回家拿来家什,铁锨、板凳什么的,当作滑雪的工具,因为是过年,家长们对我们这般行为也是特别地放纵,不去干涉。疯狂的大雪中,我们疯狂地玩,有的小朋友甚至说要“守岁”,我们这里年三十兴不睡觉,叫做“守岁”。我是没那么大的精神,但至少也要十二点以后才睡觉。  初一的早晨,我在一阵阵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醒来,虽然睡眠严重不足,但心里依然特别兴奋。妈妈已开始煮水饺了,这是昨晚妈妈和姐姐包的。我看见从锅里冒出的股股蒸气在桔黄色的灯光下慢慢散开,感觉非常温暖。快速地拿起枕边妈妈早为我准备好的新衣穿上,衣服有点大,但这样已经很好了。洗漱完毕,水饺已经端上桌,照例吃饭前,妈妈让我到院内放挂鞭炮,妈妈说我是家里的男的,这事必须由我来做。我是不愿做“家里的男的”,但放鞭炮我还是很乐意的,把鞭炮挂在院内的晒衣绳上,头上撕开一个小口,露出信子,然后划着火柴点燃信子,在信子还“哧哧”喷着火花时,我就快速跑进屋内,隔着窗户看一个个鞭炮炸开,冒出青烟,然后随风飘走。  青烟散尽后,我来到桌前端起水饺,仍旧白菜陷的,但肉比较多,吃起来很香,我吃了足足有两大碗。姐姐嫌我吃的慢,不断地崔促我快点,说一会就会有来拜年的,果不其然,我刚放下饭碗,后排房的秀红姐弟俩就过来拜年了。妈妈很高兴,从桌上抓了把糖往秀红姐弟俩的衣兜里装,秀红姐弟俩避让着,但还是接受了。出门时,秀红问我姐是不是一起出去拜年,我姐说等一会再去。借着秀红姐弟出门的空当,妈妈把桌上的碗筷收拾妥当,然后重新摆上糖和瓜子。看收拾完毕,姐姐喊着我出去拜年,先是隔壁的小胖家,然后挨着是张叔家,前后两排房十几家都要去。到小胖家时,小胖还在被窝里躺着。他伸出莲藕似的胳膊朝我招招手,让我过去,我走了过去,他从被窝里拿出两块上海糖塞给我,我一看,这是我从来没吃过的一种奶糖,我们家的都是块糖,姐姐说是用地瓜油熬制的,甜中有点发苦,于是我快速接过来。在我接糖的时候小胖妈也往我姐的手里塞了两块糖,于是我和姐姐都很高兴,又向小胖妈问了声“过年好”,小胖妈自然也是很高兴,而且带有一点得意。从小胖家出来后,姐姐马上展开手掌看手里的糖,而且又拿过我手里的糖进行比较。姐姐的糖虽说也是奶糖,但是用花纸包裹的,而我的却是用玻璃纸包裹的,姐姐就对我说,吃完糖后把糖纸给她,她要攒着。我知道她已攒了两大本子了,就像我已攒了两大本子烟盒一样,把别人吃过的糖纸、烟盒洗净、捋平,然后夹好,待没事的时候拿出来欣赏。  有小胖家给的奶糖,姐姐对拜年似乎更有了兴致,期盼着能得到更多好看的糖纸,果不其然,十几家下来,她真得得到了不少新奇的糖纸,这也许是她新年里得到的丰厚的财富吧!    三  春天来的时候,街上忽然流行起戴军帽,铺天盖地的,人人头上都顶着一个黄军帽。我原来有一个浅灰色的红军八角帽,中间还有一个红五星。顶着这样一个帽子走在绿色的海洋里好象有点不伦不类,我央求妈妈也给我买了一顶这样的黄军帽。但我戴上这顶军帽的天就出事了。  那天,做完课间操,我正从操场边上的一排白杨树前走过,忽然一只手把我的帽子抢过去。我知道现在抢帽子的特别多,但我一直活的小心翼翼,从不招惹事非,没想有人会抢我的帽子。但在抢帽子的那一瞬间,我还是快速地反应过来,回头一看,一个比我高半头的男同学拿着我的帽子向操场中间的人群中跑去,我顾不上许多,紧随其后追了上去,那男同学在人群中左转右转就是甩不掉我,我全身肌肉紧绷,脸胀的通红,紧张地喊不出话来,头脑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抢回我的帽子。跑出几百米后,那个男同学看实在是甩不掉我,就拿着我的帽子往一群正在“撞拐”的同学堆里扔去。那群“撞拐”的同学可能是也撞累了,看有新鲜的“玩具”,便加入了新的游戏中,一个同学捡起帽子,扔给另一个同学,另个同学接过就再接着扔给下一个同学,我追逐着我的帽子从一个同学跟前跑向另一个同学,几次奔跑我都没能抢回我的帽子,我期盼着有哪位同学能可怜可怜我,把帽子给我,可不但没有,他们看我一无所获反而玩的更加开心了。我在这不断的追逐中内心开始崩溃了,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我哭喊着:“还给我帽子!还给我帽子!”但仍没有同学停止抛扔我的帽子,,还是上课铃声救了我。随着那声清脆的铃声,那群同学一哄而散,我的帽子也一次地被高高地抛在了空中。    我不知我当时是怎么一个模样,但我想我那时的形象一定是狼狈不堪的,否则不会让全班同学哄堂大笑。  我捡起帽子,弹弹上面的灰土,戴在头上,但有许多泥土还是弹不掉的。然后用手擦了擦未干的眼泪,急匆匆地跑回教室,这时老师已走进教室开始上课了,我站在门口,慑喏地喊了声“报告”,门内老师说了声“请进”,我就轻轻地推开教室门,站在门口,但就在我挪进教室的那一刻,竟一场空前的哄堂大笑,老师扭头看见我时,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我真不知我当时是个怎样的形象,或许像个残兵败将,或许像个乞丐,悲伤的脸上还抹有几道泥痕。在全班同学面前让我如此出丑,我是万万没想到的,我万分尴尬,无地自容在站在门口。笑过之后,老师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职责,收起笑容,让我回到坐位上。  晚上,我又做起了那个梦。黑暗中我依然找不到方向,那个黑影依然飞快地向我扑来,我不能喊,不能动,在极力的挣扎中我醒了,偷眼看看窗外,今夜没有了月光,耳边却响起了沙沙的雨声。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很少再到操场上玩了,我喜欢上了一种游戏。用小刀裁一个8、9公分的长纸条,将纸条沿长度方向撕开一半,然后将没撕的部分沿同一个方向紧紧地扭在一起,再把撕开的部分打开捋平,按刚才旋转的方向修整一下,做成一个像刚破土而出的蜿豆芽的形状,我把它叫做“纸制蒲公英”。课间的时候,我就趴在三层的窗台上一个一个的放飞这种“纸制蒲公英”。半空中这种“纸制蒲公英”旋转着飘下,一朵朵,像盛开的小花,有时,我还会将纸条上染上颜色。在有风的时候,这种“纸制蒲公英”会飘的很远、很远。望着这些旋转、飞翔的“纸制蒲公英”,我的心也常常飘得很远、很远,没有了悲伤和委曲,没有了胆怯和孤独,我也会常常想,我若是有一双翅膀,也能像这些“纸制蒲公英”一样自由飞翔该多好呀!   共 22708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检查前列腺脓肿的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的癫痫专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抚顺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河池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来宾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怒江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黔南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泉州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泉州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泉州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肿瘤科医院 拉萨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漳州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漳州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南平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南平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南平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昌都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昌都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南平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山南生殖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山南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山南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晋城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石嘴山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晋城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晋城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石嘴山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朔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延安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克州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有哪些内科医院 汉中有哪些妇科医院 汉中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喀什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和田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汉中有哪些复杂先心病医院 和田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有哪些外科医院 和田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伊犁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安康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安康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商洛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伊犁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商洛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阿勒泰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阿勒泰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阿勒泰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景德镇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景德镇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阿勒泰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萍乡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萍乡有哪些产科医院 阿勒泰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萍乡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婴儿用品 鼻部整形 家具 消化科疾病有哪些 小儿视光怎么办 斜弱视有哪些症状 牙齿美白最好的方法 白癜风检查项目 白癜风做什么检查 保山白癜风医院 阳江白癜风医院 南通牛皮癣医院 肝功能异常医院 根尖周炎医院 红癣医院 六盘水有哪些医院 乌鲁木齐有哪些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医院 哈密有哪些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医院 海南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青岛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莱芜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妇科医院 郑州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郑州有哪些碎石中心医院 开封有哪些传染病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绵阳有哪些儿科医院 乐山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