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万界仙王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惊天巨变

时间:2020-02-15 19:44:3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万界仙王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惊天巨变

威严的梵音之中,一道巨大的女神像在漫天金光里凝聚了出来。

女神像虽然在冰窟之中并不显得高大,但却好像擎天的神柱一般撑起了整个战场的局势。

“母神大人!母神大人!!”

在蚺四皇近乎于癫狂的祈祷与呼唤声中,母神像缓缓抬起了右手,轻轻一推,便有一道金色的圆形波浪以她为中心辐射开来。

无论是漫天飞舞的冰晶蛟龙,还是犀利无匹的寒冰银针,尽数在这金色波浪中化为了灰烬,连带着浩瀚金光汹涌开来,直接将那九尊冲过来的冰傀击的倒飞起来。

啪~啪啪~

爆碎声起。

凶悍和尚,冰掌老人冲得前,直接在这可怕的金光冲击里爆碎开来。

紧接着其余冰傀也纷纷中招,身体皲裂,包括那一尊带着高帽的首领冰傀在内全都受了重创跌落在了地上,俨然已经失去了战力

可怕!

这边是地神兵耀尘寰真正可怕的力量,那三枚树叶不知是何人凝练而成,竟是蕴藏了如此恐怖的威能。

杀伐,还没有结束。

悬在空中的蚺四皇犹如一尊下凡的金色天神,全身包裹在母神神像之中,双目不见眼瞳,只有金光怒焰狂涌,在一击镇压了十大邪派高手之后又看向了那挡住去路的十位强者。

“母神大人!请惩罚这些阻止您的仆人前进的卑劣生灵吧!”

唰。

又是一道金色波浪席卷了一切。

金色树叶之中,蕴藏的灵能仿佛无穷无尽,再次催动,还是拥有毁灭天地的威能,化成汹汹波涛,席卷之前的乔峰等冰傀。

战!!

面对如此可怕的攻击,对面十尊冰傀轰然而动。

降龙十八掌!

独孤九剑!

六脉神剑!

小李飞刀!!

一记记的杀招汹涌而出,汇集成了武道的,蓝色的冰晶灵能与金色的母神之力在空气中对撞出了激荡一切的狂风巨浪,所有人都被吹飞了起来,根本无法抵挡这恐怖的余波。

而就在这时。

那边慕容大师的大阵终于好了。

“都他妈的给老子过来!”

激烈的对拼中,就听到慕容白一声惊天大吼,一座巨大的寒冰屏障凭空浮现,也不知他是如何汲取了这四周浓郁的寒冰灵能,但那寒冰屏障的坚固程度竟是如一座天地堡垒一般,硬生生的将所有波浪狂风都挡在了外面。

“快进去!!”

四周,恐怖的冲击还在继续。

黄天齐等人需要用力插入冰面才能够勉强扒在地上不被吹飞,大伙艰难的前行,一步步的挪入到了寒冰屏障之中,一下子便摆脱了所有压力,疲累的躺在了地上。

对拼,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

那小小一片金叶中蕴藏的母神之力才算是消耗完毕。

待到一切平息下来,原本就已经无比宽阔的冰窟竟是硬生生的被冲击的扩大了好几倍,仿佛自成了一个地下世界一般,而除了幸运的一千名人类与真灵之外,所有人都被吹飞在了外层的冰壁上面,好像过年节时贴在墙上的一只只福娃。

噗!

寂静之中,蚺四皇吐血跌落在了地上,身上金光不见,脸色苍白如纸,一身灵能消耗得七七八八,竟是仿佛连周围刺骨的寒意都抵挡不住了。

“主祭大人!!”

旁边,明光流等人何尝不是强弩之末,却依旧忠心耿耿的冲了过来,将蚺四皇一把扶了起来。

“快,快进阵法!”

众人身形急闪,带着蚺四皇进入了慕容大师的寒冰大阵,旁边更有陆陆续续从冰墙上挣脱下来的战士们冲了过来,不过,就在这时,数道可怕的寒冰气劲从一旁再次掀起了滚滚杀浪,将许多还在半路的人掀翻。

什么!!

蚺四皇在冰阵里一口气还没喘匀,就又喷了一口血,惊得站了起来。

这些冰傀还没死!!

所有人脸色都是一片黯然。

只见远处的冰傀分成了两拨,从第五冰窟冲来的十尊冰傀仅仅剩下了两尊,但也是实力强的两位,尤其是那位首领,虽然浑身裂的像碎玻璃似的,但一身汹涌的灵能依然足以灭杀万法。

另一边,则更加可怕。

挡住去路的十尊冰傀,在漫长的对拼之中仅仅破碎了四尊,包括乔峰在内的六尊灵傀依然傲然挺立在场中,此刻虽然那位使用飞刀的男子没有出手,但乔峰与他身后的几位冰傀显然都已经被方才的攻击激怒,对着大伙发出了杀招。

该死啊!

蚺四皇心急如焚。

竟然连教皇冕下赐下的第二片圣叶都不能灭杀全场吗!

他惨淡的目光看着外面的景象,面对冰傀强者的攻击,再也没有一人能够靠近大阵,尽数成了吐血飞退的残兵。

今日之局,除了使用那一片圣叶之外,似乎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

不,等等。

这寒冰阵法是……

到了这会儿,被打蒙圈了的蚺四皇才反应过来,自己所在的阵法竟然辣么牛逼。

对面几尊冰傀嗷嗷的对着这边狂轰滥炸,竟然都没有能够突破外面的那道冰能壁障,这是超级宗师级的防御大阵啊。

慕容白!这就是他的手笔么?

蚺四皇眼中精光闪过,立刻起身踉跄的来到了大阵中间的慕容白面前,只一眼,蚺四皇的心便沉了下去。

因为,此刻慕容白的脸色同样惨淡非常,双目紧闭,咬牙切齿,显然也是用尽了全部力气在维持阵法的不破。

“慕容白!”蚺四皇低声呼唤。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再也没法恶意相向。

慕容白睁开了眼睛,里面满是血丝:“嘎哈?”

“你这阵法,就没有一点攻击能力么?外面还有那些冰傀,总是坐以待毙不是等死吗?”

“废话,老子不知道么!”

慕容白眼睛一瞪:“老子这阵发起飙来老子自己都怕。”

“那你还等什么?”

“可是……”

“可是什么!”蚺四皇都急疯了:“莫非要被他们轰破了屏障才满意!”

“可是要想发动攻击得有灵能资源啊!”

“不就是灵晶石么,我们神殿……”

“狗屁灵晶石!那玩意儿现在还来得及么?得用现成的灵能,而且……”慕容白犹豫了一下:“这阵法太过霸道,要是活人供给灵能的话只怕瞬间就会被抽干,否则你以为老子会愿意在这儿挨打!”

什么!

所有阵内的一千多人都是一愣。

原来如此么?

可就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的时候,蚺四皇脸上已经浮现了一抹狰狞,凶残的眼神看向了阵中的所有人,吼道:

“那你们还在等什么!啊?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本祭祀死在这里么!!”

“主祭大人?”

进来大阵的圣卫群中,光小羽喃喃的站了起来:“你,这是要让我们……”

“废话!还用说么!”蚺四皇已经完全没有了风度。

在他看来,这次探墓之行到这里已经彻底的一败涂地,唯有冲到,带回叶知秋的遗宝才能给自己挽回的颜面。

至于跟在旁边的这些圣卫嘛……

没有人知道蚺四皇心中那可怕的想法。

这些已经彻底见识过自己凶残一面的圣卫战士们,根本早已经不可能活着回到圣殿了啊!

所以,此刻蚺四皇才不惜彻底翻脸,直接对着圣卫们下达命令,让他们牺牲。

“你们这些胆小鬼,忘了对母神大人的承诺了么?”

“现在母神需要你们牺牲,一个个全都怕了么?你们丢不丢人!”

“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大阵充能啊!”

蚺四皇吼得唾沫星子乱飞。

光小羽愣愣的站在原地,心里,像被刀割一般的难受。

这……就是母神大人圣洁的使者么?

这……就是神殿金袍主祭的本来面目吗?

是。

自己是许诺过随时可以为母神奉献自己的性命,可现在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画面啊!

面前的这个已经近乎于癫狂的家伙,真的能够代表母神那慈悲的意志么?

不仅仅是光小羽。

在场绝大多数的圣卫此刻脑海中回荡的都是同样的问题。

甚至,就连一直力挺蚺四皇的明光流此刻都皱起了眉头,拱手向蚺四皇求情道:

“大人,在场还有那么多罪民,我们能不能先让那些罪民……”

结果话没说完,一记狠辣的耳光就重重抽在了明光流的脸上。

啪!!

“哪还来得及啊!”

蚺四皇扯着嗓子吼道:“你是不是脑子坏了,现在还有时间让你们去打败那些罪民吗!都给我去给大阵充能,我要立刻轰碎了那些比冰傀儡啊!!”

“大人!!”

被抽在地上的明光流终于压抑不住一直以来藏在心中的那团怒火,低吼着要站起身子。

“干什么!”蚺四皇更凶更恶:“你要造反么!”

咳咳咳。

巨大的虚弱与愤怒让他忍不住的一阵咳嗽,同时他想要举起耀尘寰狠狠的敲打明光流的面门,而就在这一时刻,忽然,一道莫名的结界从旁边过来将完全猝不及防的蚺四皇笼罩在了里面。

什么!!

蚺四皇整个身子一僵,发现自己的动作慢得几乎不听使唤。

与此同时,一只沉稳而迅捷的手掌像是一头在旁边匍匐了许久的猎豹,瞬间出击,无比的握住了蚺四皇手中的权杖,同时一记蹬腿猛踹了过来,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噗!

蚺四皇完全无法反应过来这记偷袭,更没有来得及催动耀尘寰的灵能,硬生生的被这一脚踹飞,右手松开,首次失去了对耀尘寰的掌控。

世界,在这一瞬好像静止了一般。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听到那慕容白的嘴里忽然传出了一个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年轻声音,得意的笑了:

“哎呀,费了这么大功夫,总算完完整整的把这棍子搞到手了哎!”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