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军警好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55: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随手按下台灯开关,房中的一切顿时模糊了轮廓。文青有些睡不着,她脑中总是出现一个背影,一个从缝隙中窥探到的背影。心里总像有一只手,迫不及待的想要推开那扇门,快速走进屋中一看究竟。此时隔壁的音乐有些肆无忌惮,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断续可闻。在黑暗中不断的撞击着文青的耳膜,看着贴满海报的房门边缘,露出一丝丝极细的光,仿佛围成一个通往未知的缺口。她躺在床上背对着西林说:“老公!你说隔壁那个男的,是不是还坐在那呢?”  “他坐他的,我们睡我们的,想那么多......”西林无所谓道。  “那男的都在电脑前坐了三天了,你就不觉得奇怪么?”文青颇为神秘的小声说。  “哎,我说你累不累?白天忙的时候无精打采的,一到晚上你就精神!”西林显得有些不耐烦。  “我就是感觉有点奇怪嘛,干嘛说我啊!”文青嘀咕着。  “房子是人家租的,人家爱干什么干什么。你就对这些没用的事感兴趣。”西林不满道。闻言文清沉默了一会儿,翻过身来对着西林的背。  “老公!我现在一闭上眼,就是从门缝里看见的背影,你说怎么办啊?”文青轻耸着西林说。  “哎,你是没救了!我可没闲心想那些,我要睡觉了,明天还得上班。”西林说了一句。  “哼!就不能陪我聊一会儿?哼!”文青问了一句,又晃了晃西林,见他没反应,嗔怪的说。话音散去不久,她的耳边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寂静的夜里,飘忽的音乐混着钟表的滴答声,仿佛深黑的湖面,不断的荡起诡异的涟漪。就在文青意识模糊的时候,走廊中忽然传来了脚步声。脚步的节奏很慢,却打破了这暗中的平衡。双眼一睁,文青霎时睡意全无,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门外的动静,声音透过房门清晰传来,脚步每次落地,似乎都在她的心上留下细小的裂痕,心跳随着脚步的节奏加快,黑暗中文青死死地盯着房门。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没了声音,那双脚好像在某处停下了。紧接着,音乐声突然变大了,其中似乎还夹杂了些什么,门上海报边缘露出的光突闪了一下,然后一切又一往如常了。文青稍微松了口气,擦了擦额角的细汗。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悄悄的来到门前,指甲在海报上抠出一个小洞,闭上一只眼睛透过它向外看去。起初,门外的走廊中还是一片黑暗,下一刻,一张惨白的脸凭空出现,猩红的嘴唇微微一挑,门上的小孔中,文清看到了一缕狰狞的微笑。稍稍定格了一刹那,那张脸便消失了。  “啊......”一把捂上自己的嘴,文青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险些瘫倒在地,身体轻轻的颤抖着,额前渗出豆大的汗珠,双手按着胸口急促的喘息着。而此时,门外并无任何响动,只有隔壁的音乐,若有若无的飘进她的耳中。用手支撑着地面,文青慢慢的站了起来,人性中另一种欲望压制住了恐惧,使她再次来到门前,透过门上的小洞向外看去,但这一次,视线中仅是一片朦胧的黑暗,除此之外便一无所有了。文青使劲揉了揉眼睛,似乎期盼着什么,可是她彻底的失望了。仿佛一切都是幻觉,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悸动的心慢慢平复下来,躺在床上,文青不断的想到那张惨白的脸,不由得又看了看房门,甚至想到一闭上眼,那张脸就会来到她的床前。恐惧开始在她的心中蔓延,缩在被窝中的身体还在发抖。但没过多久,她的眼皮开始打架,几次强打精神都无济于事,,伴着黑暗中的音乐,终于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还在熟睡中的文青,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向身旁,发现西林竟然不在。揉着眼睛起身走出房间,只见走廊中站了很多人,和她一样都是这自建楼中的租户,大家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西林的身影也在其中。“老公!你们在干嘛呢?”文青带着睡意。  “咱们隔壁那个男的,他死了!”西林赶忙走过来小声说。这句话似一根引线,昨夜发生的事,在一瞬间出现在文青的脑海中。这时从房中出来一名警察,他看了看文青与西林:“你们好!我叫方华,你们就住在隔壁是么?”  “额,是的!”西林略有些紧张。  “这几天夜里,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警察看着他们。  “没有啊,我们很早就睡了。”西林一脸茫然。  “你呢?”警察锐利的眼神看向文青。  “啊,没有没有。我睡得也比较早。”文青眼神闪烁,脸色苍白。方华注视着她的双眼。  这时一名警员来到方华近前:“可以得出结论,死者是被勒死的,死亡时间是前天夜里22点到23点之间。”方华点点头,随后死者从房间里被抬了出来,经过文青身旁的瞬间,她随意地向尸体瞟了一眼,正巧看到了死者的脸。文青惊恐的发现,她昨夜看到的就是这张脸!  “啊!不可能,太可怕了!”文青极度恐慌,突然喊了出来,然后口中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围观的众人被吓了一跳,方华皱着眉看向她,顿了顿对西林说:“她恐怕,要和我们一起回到局里。”  西林请了假没有去上班,他陪着文青一同来了警局。文青自从看到死者的脸,就一直深陷在惊恐的状态中,此时西林正在一旁不断的安慰她。  “你不要害怕,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帮助我们破了案,你就不会再感到恐惧了!”方华说。  文青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你们,你们能确定,那个人是前天死的么?”  “嗯!死亡时间可以确定,的确是在前天夜里。”方华很肯定的说。  “可是,可是,可是我昨晚还见过他......”文青声音颤抖着,面无血色。  “你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见到他的?”方华闻言皱起眉头。  “就在昨天夜里......我透过海报上面的洞......看到了他的脸。”文青一边哭一边说。  “也就是说,你并没有看到他整个人?”方华并不意外。  “我能确定,那就是他的脸。我不会看错的,实在是太可怕了。”文青情绪有些失控。  “你不要激动,还有什么其他的么?”方华又问。  “额......在那之前我听到了,听到了一阵奇怪的脚步声。”文青说。  “为什么这么说?”方华看着她。  “因为脚步声很慢,根本就不像走路!”文青定了定神。  “脚步停在了死者的门前?”方华问。  “我也不知道,那时候隔壁的音乐突然很大......过了不久我就看到了那张脸。”文青的情绪慢慢的恢复了。  “在这期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方华略微思虑了一会儿。  “也没什么,就是走廊的灯好像闪了一下。”文青回想道。  “你怎么知道?”方华毫不犹豫。  “因为门的缝隙突然变得很亮。”文青一手扶着额头,显得很疲倦。  “今天就这样吧!谢谢你们的配合。”方华见状很识趣的说。  西林带着文青离开警局。在回去的路上,文青依然情绪很不稳定。西林不忍心见到她这样,便决定马上搬家。但由于事情很仓促,西林只好让文青去朋友家暂住。决定自己一个人住在出租房里。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他发现原本热闹的楼道里冷冷清清的,房东见他回来,还问他是不是也要搬走。西林和她聊了一会,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脑海中还时不时浮现房东曼妙的身段。兀自感叹,成熟的女人有味道之类。没过多久困意来袭,就此沉沉的睡去。  “现场都找到了什么线索?”方华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茶杯。  “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女警员林若秋说。  “不过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方华喝了一口茶。  “哪里不对啊,探长!”林若秋大咧咧的问。  “现在还不能肯定。”方华说。  “其实我也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林若秋若有所思道。  “什么地方?”方华看着她。  “就是死者的邻居说,他已经在房间里呆了三天了!”林若秋说。  “嗯!这我知道,可目前这说明不了什么。”方华说。  “哎,现在宅男多了去了。而且都不爱上班,真不知道他们靠什么养活自己。”林若秋表情有些鄙视。闻言,方华笑了笑,站起身来正与前行,忽然停下脚步:“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宅男啊’”林若秋一副茫然的样子。  “不是这句,后面的。”方华有些着急。  “不知道他们靠什么养活自己啊。”林若秋看怪物似的。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再去一次现场。”方华肯定的说。随即穿上外套,也不等林若秋快步走出警局。  “头儿,等等我!”林若秋忙跟了上去。  警车在路上飞驰。方华不停的回忆着文青的话,没过多久,车子行进了距目的地不远的闹市区,各种广告促销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从四面八方传来。其中有一则引人注意,说的是一个彩票大奖没人认领,已经开始倒计时,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大奖得主仍然没有出现。很多人围在福彩中心门前看热闹。方华表情略微有些厌烦,他刚刚想到一点眉目,却被这个声音打断了。随着周围的声音渐渐消失,闭着眼睛的方华知道,已经快到目的地了。  “方探长啊!您来啦。”房东扭着水蛇一般的身子,靠近方华一股浓重的香水味,闻得方华直皱眉头。  “你好像早知道我回来。”方华随意一问。  “电视上不都这么演么?我都知道,这叫再勘现场。”房东笑着说。  “那谢谢你了!”方华说。  当方华二人经过走廊拐角的时候,他发现死者房间外的走廊里并没有灯,而进门走廊的灯却又不甚明亮,联系起文青的话,这让方华很难想通,就在这时,走廊中的一道铁门映入他的眼帘,方华随即问道:“这扇门是干什么用的?”  “哦!您说这个啊,这时个小冷藏室。我没有冰箱的时候,就把需要冷藏的放在这里。”房东急忙说。  “能打开看看么?”方华问。  “能!当然能,不过好久都不用了,可能有点不好打开。”房东说。方华没有答话,手上用力很轻易的打开了冷藏室的门。其内却是空空如也。方华发现门上的锈迹有掉落的痕迹,看样子不久前刚刚打开过。  随即对房东说:“把门打开吧,我们要进去看看!”  “你们随意吧,房子里的东西一样都没动。”房东冲着方华直眨眼。  方华在房间中仔细的巡视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死者的书架上。只见书架上的书堆得满满的,随后拿下几本,发现这些书都是高等数学之类。要不就是物理定律等大学化学。等总之房间的主人似乎偏爱这些,而电脑旁却摆了一本《概率论》,方华随手翻了几页:“他是什么时候搬来你们这里的?”  “啊,哦!快一年多了吧,我们还很熟呢。小罗这孩子大学刚毕业,真是可惜了!”房东显得很悲伤。  闻言方华没出声,只是来到死者的电脑前,随意地浏览着网页,只不过他越看越觉得奇怪,因为他发现,这台电脑竟然被重新格式化了。  “案发当天电脑还开着,死者的QQ还在线,怎么今天就什么都没有了?”方华心道。随即他看向房东:“我再问你一次,案发这几天有谁来过?”  “啊,呵呵,我想想啊,哦!对了,小罗的女朋友昨天好像来过一趟。”房东做思索状。  “她有这里的钥匙么?”方华问。  “那我就不清楚了,人家两个人的事,我也不好意思问。您说是不。”房东笑道。  随后方华又查看了其他的地方,但均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回到局里方华对林若秋说:“去查死者的女朋友,还有他生前的人际关系。一定要细致,千万别漏过线索!”但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后,发现死者的女友住址很远,一来一回要三天左右。林若秋叫苦:“头儿,要是等我回来,黄花菜都凉了吧!”  “那也要查!你去吧。”方华说。  林若秋在方华的注视下苦着脸离开了,但就在凛若秋走后的第二天,方华无意中遇到了文青。当时的文青一脸的伤心,方华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西林与她分手了。然而因为什么分手文青却怎么也不肯说,在方华要离开的时候,文青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了实情。而文青的话使方华察觉到了不寻常。随后方华回到局里要求再次尸检,他将所有的线索连在一起,真相似乎渐渐的浮出了水面。  就在第三天,林若秋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刚一见面就对方华说:“头儿,你让我去办的这叫什么事啊!小罗啊也就是死者,他根本就没有女朋友!”方华闻言一笑:“果然不出所料!”  “头儿,你都知道还让我去。”林若秋有些嗔怪。  “走吧!我们去福彩中心!”方华没有回答他的话。  “去那里干什么?我又不买彩票!”林若秋还在说,方华已经走出大门了。  向福彩的工作人员表明身份后,方华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没过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这个人竟然是西林。他见到方华感到非常意外:“额,方探长啊!真巧啊,您也喜欢买彩票啊。”  “我不喜欢买,我是为了公事来的。”方华看着他说。  “啊,哦。那我就不打扰了。”说完,西林就要往外走。  “等等,我听说你和你女朋友分手了,这是真的么?”方华问。  “嗯,是!”西林额上见汗。 共 570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准确的坐姿帮你预防精索静脉曲张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民生新闻 小程序怎么制作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