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贵州夫妻坚持每天为红军墓扫墓8年图

2018-11-02 12:55:53

贵州夫妻坚持每天为红军墓扫墓8年(图)

▲山上风大,夫妻俩找来绳子固定花圈。

每天都在扫墓

日前,重庆晚报顺着当地人的指引来到箭头垭。高约7米的红军墓修建在山顶一处较开阔的平坝上。这是一座无名红军墓,贵州尧龙山镇政府修建了一座碑,碑文上提到1935年有5名红一军的战士在此牺牲。红军墓旁有一个花圈,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埋头捡拾被风吹散的花瓣。

今年39岁的廖军是这座砖瓦房的房主,他一边捡花瓣一边对重庆晚报说:“早上刚有石壕矿上的人来送花圈和鲜花。花圈我们帮忙绑在墓碑上,但被风吹散的花瓣要尽快打扫干净。”

“我们是天天在扫墓,墓地和家连在一起,红军墓打扫得不干净,我们也没脸面。”廖军的妻子王啟梅今年37岁,她说前来祭拜红军的大都是重庆人,“这周每天都有人来扫墓。不过有时也有人上山来耍,路过红军墓时如果有不懂的,我们就是讲解员。”

重庆晚报从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看到了关于这5名红军牺牲的故事。一名是红军司务长,在箭头垭为掩护受伤红军战士突围时落入松坎盐防军手中,在羊叉乡(现属石壕镇)茅坝坪坎下小垭口处英勇就义。另两名是1935年二三月间在石壕李汉坝漆树坪农民李树清家牺牲的刘姓和恰姓红军重伤员,由李树清等掩埋在油港咀岩洞前面。还有两名是红军到达石壕时因伤势过重而牺牲的伤员。一名战士牺牲于李汉坝的周家店子道旁,由农民王昌培等就地掩埋;一名战士牺牲于石壕兴隆村,由当地农民杨玉林等将其生前所带军毯包裹遗体掩埋于山坡上。

墓前为爱承诺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职业守墓人。”廖军说,这么多年,他和妻子不但把家安在墓地旁,还每天义务扫墓,让很多人都无法理解。

廖军和王啟梅都是贵州省绕山镇人,1997年经人介绍相恋,但廖军因为家穷一直没敢跟王家人提亲。1998年起他频繁到广州、深圳打工,和王啟梅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

“在去广州前,他把我叫到红军墓旁,问我愿不愿意等他回来。”王啟梅说,红军墓在当地是一个地标,他们从小都听着红军的故事长大,她知道廖军把自己叫到红军墓旁,是想听她的态度。

“只要你回来,我就等你。”王啟梅说。廖军听完她的回答,就说自己一定回来娶她。

2001年,廖军结束外地打工生涯,买了一辆小货车在贵州和重庆之间跑运输。就在这一年,他向王家人提起他和王啟梅的婚事。没想到王家一分彩礼钱都不要,的要求就是让他当上门女婿。原因是王啟梅的三个姐妹都嫁到外地,家里老人需要照顾,廖军答应了。

把家安在墓旁

婚后新家修在那里?廖军说,当时有几处选址的地方,但他们就看中了红军墓旁的那块地。

“墓地旁修房子是大忌,但这里不同,红军墓充满正气。”廖军说,红军墓在公路边,自己的货车也好停放。上世纪70年代建墓后,因为长年雨水冲刷,泥土直接侵入墓园内,红军墓变得残败不堪。“如果我们把家修在旁边,既方便自己,也能守墓看墓,是件好事。”王啟梅说,2008年他们铲平红军墓旁的小土坡,把新家建在红军墓旁。

在修房屋的同时,廖军把水泥河沙同时用到红军墓的围栏修建上。看着打扫整洁的红军墓,廖军说自己脸上有光,“人要懂得感恩,现在的日子不正是红军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吗?红军墓和这个家一样,都要守下去。”

8年里,王啟梅从未离开过红军墓,“就连离这近的旅游地我也没去过。”王啟梅说,廖军跑运输有时不在家,山顶偶尔会有野兽经过,还有一些不懂事的小孩,她担心会损坏红军墓。加上这里风大,一天不扫墓都会很脏,“如果我去外面,不放心。”

綦江区石壕镇是距离箭头垭近的一个城镇,今年50岁的肖恒是重庆能源集团石壕煤矿一名矿工。“8年前清明节我们来祭扫红军墓时,发现这对夫妇把家设在墓旁,感觉不可思议。但听完他们的故事,觉得他们的选择让人敬佩。”肖恒说。

“他们每天都在守墓扫墓,却不是职业守墓人。”重庆能源集团石壕煤矿团委书记王津津告诉重庆晚报,他们这样做,有农民原始的守土情节在其中。也正是因为他们身上表现出的质朴和善良品格,才让来扫墓的人更能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

重庆晚报首席郝瑶冉文通讯员蒲梦张明英摄影报道

海拔1200米的贵州省桐梓县箭头垭,处于渝黔交界处,与重庆地界一步之隔。山顶终年伴有呼啸的山风,“红军长征过石壕”的红军墓就修建在此。

红军墓是上世纪70年代由重庆能源集团原松藻煤矿支援资金修建的。每年清明,居住在附近的渝黔两地人都会到此祭拜先烈。2008年,红军墓旁20米处突然多了一座两层楼的砖瓦房。房里住了一对青年夫妻,为前来祭拜的市民做讲解———他们并非职业守墓人,却因为一句承诺把家扎根在红军墓旁。

原标题:贵州夫妻坚持每天为红军墓扫墓8年(图)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零浮力电缆
蒸汽洗车机
保温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