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烟台大客司机未摘挡发动车撞死同事保险公司

2018-10-28 11:45:34

烟台:大客司机未摘挡发动车撞死同事 保险公司拒赔

烟台:大客司机未摘挡发动车撞死同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烟台:大客司机未摘挡发动车撞死同事 保险公司拒赔 烟台:大客司机未摘挡发动车撞死同事 保险公司拒赔 Posted on 2014年9月26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提要]大客司机因为疏忽大意,在车辆挡位挂至一挡的情况下发动车,导致车辆失控,将站在车前的同事撞死。因为事发大修厂以及其它原因,保险公司拒绝理赔,车主赔偿死者家属45万元后,将保险公司告上法 大客司机因为疏忽大意,在车辆挡位挂至一挡的情况下发动车,导致车辆失控,将站在车前的同事撞死。因为事发大修厂以及其它原因,保险公司拒绝理赔,车主赔偿死者家属45万元后,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烟台莱山区人民法院日前判决,保险公司赔偿车主45万元。 大修厂内司机意外撞死同事2013年2月17日16时许,芝罘区一家客运公司修理厂的维修平台上,一辆大客车保养完毕,车主刘某交纳保养费时,他的雇佣司机朱某进入客车驾驶室。朱某打算把车开下来,但他疏忽了一件致命细节———车辆挡位挂在一挡上。当朱某发动了客车,车辆突然启动并失控,将站在车前的同事陈某撞出数米远,陈某身受重伤,被送至107医院抢救,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车主刘某支付抢救费近1800元。死者陈某当时50岁,也是刘某的雇佣司机,跟着刘某干了五六年。陈某离异,有一个儿子。事故发生后,刘某赔偿死者家属45万元,这笔钱给了陈某的儿子、父母以及妹妹,一次性付清。之后,刘某、肇事司机朱某与死者家属达成和解协议。此前,刘某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商业第三者险和不计免赔附加险,其中商业第三者险的保险金额为500000元。但是,理赔过程中,刘某遇到了麻烦。保险公司以两条理由拒赔刘某虽然是肇事大客车的车主,实际上,他的车一直挂靠在烟台一家民营客运公司。刘某投保的保险公司承认肇事车在其公司投保交强险及50万元商业三者险,不计免赔。但该车的被保险人及车辆行驶证的登记车主是烟台某客运有限公司,刘某不具备要求理赔的资格。保险公司表示,如果刘某具备保险金的主体资格,公司同意在交强险分项限额内承担相关合理损失,但本次事故发生地在芝罘区某客运公司修理厂内,根据保险合同约定,保险车辆在修理养护期间出险,保险公司不赔偿商业三者险范围内的死亡赔偿金。保险公司当庭出示了证据,证明在某客运有限公司投保时,公司已经将机动车保险商业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向被保险人进行提示、说明,该保险条款免除第三条第三款内容是:保险车辆在竞赛、检测、修理、养护……期间发生意外事故时,保险人不负赔偿。而某客运公司在为肇事车投保时,也知悉也理解该内容,因事故发生在保险车辆维修期间,故其对超出交强险的部分有权拒赔。但是,刘某称自己并不清楚这些免责条款。法院认定保险公司理由不成立法院认为,原告刘某虽然不是肇事车辆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但其是保险车辆的实际所有人,车辆挂靠单位某客运有限公司仅是名义上的投保人,某客运有限公司并不对车辆的运行具有支配和控制权利,且某客运有限公司对原告车辆经营事宜及保险情况均予以认可。故原告刘某具有保险利益,享有涉案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的权利义务,且原告刘某已实际赔偿死者陈某家属的经济损失。被告保险公司主张原告刘某不具备主张本案事故保险金主体资格的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被告保险公司关于保险车辆在修理期间发生意外事故保险人免除赔付的抗辩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退一步讲,即使该免责条款生效,该条款的本意是因车辆在营业性维修、养护场所修理、保养期间,车辆的安全性没有保障,车况属于非正常状态,且车辆脱离了投保人的掌握和控制,极易导致车辆危险程度的增加,进而增加保险公司承保风险,因此在此期间发生事故造成第三者损害的,保险公司免责。本案中,肇事车辆已保养完毕并交付原告的驾驶员,在驾驶员驶离维修厂的过程中发生事故,此种情况不属于保险条款中的“修理、养护期间”,故被告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予以赔偿。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和昌钱塘外滩
蒙古熟羊肉
浮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