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非洲岩画与它的守护者下

时间:2019-10-13 05:42:1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非洲岩画与它的守护者(下)

  冒险家传播非洲岩画信息

  在广袤的非洲大陆,岩画分布在沙漠中、洞穴里甚至是悬崖上。在非洲岩画联合会(TARA)主席大卫库尔森看来,正是岩画所处的环境让它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它们太美、太特别了,我知道这是别人从来没有拍过的东西。库尔森说,记录并让更多的人知道非洲岩画给了他巨大的成就感。

  库尔森的经历甚至让很多的岩画专家感到汗颜。一次,他在美国同岩画专家说起自己在撒哈拉沙漠拍摄岩画的经历时,许多专家都感到震惊作为研究者,他们自己未曾亲眼见识过。我的内心是个冒险家,库尔森骄傲地说。

  然而,为了实现传播岩画的目标,库尔森花费了巨大的精力,一幅精美照片的背后,有时是难以想象的艰辛或漫长的等待。

  1997年,库尔森和他的团队在尼日尔发现了一组大型长颈鹿岩画,并在美国华盛顿召开发布会,向全世界发布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会后,一名尼日尔人主动联系库尔森,称还有更大的长颈鹿岩画。之后,库尔森在向导的带领下,行程3000多公里前去一探究竟。的一段路程,他们只能骑着骆驼,一步步接近目标。

  到达目的地时,库尔森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尼日尔达波斯河床上,由八只长颈鹿组成的岩画赫然平摊于眼前,这些长颈鹿同实物相仿,的一只高达8.5米。这是他见过的的岩画。

  然而,如何拍摄这组岩画却成了巨大的难题。以往拍摄大型岩画时,库尔森可以坐在骆驼上抬升高度拍全景,但眼前的这组岩画已经超出了极限。他只得带着惋惜和沮丧暂时离开。

  之后的五年,库尔森四处拉赞助,为再次拍摄积极筹钱、准备器材。2002年,库尔森再次进入尼日尔,了却了五年前的心愿。

  库尔森眼里的非洲岩画保护

  光有勇气和想象力不足以实现库尔森的愿望,因为你只是一名摄影师,有时别人不把你当回事,库尔森坦言。因此,他成立了TARA,组建了自己的研究团队。

  作为TARA的,库尔森对工作一丝不苟。在TARA的工作室外墙上贴着醒目的警告牌,禁止带食物、水和穿鞋进入。即便对于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库尔森也麻烦我们把鞋脱掉再进去参观。

  我身后有一个非凡的小组帮我解读这些岩画信息,提升权威性;然后通过信息分享与传播让世界为非洲岩画兴奋。库尔森说,尽管自己不是专业的考古学家,但是作为世界上拍摄非洲岩画多的人,他感到自己具备领导这项事业的优势。很多人只专注于一个区域,没有看到其他地方有同样的艺术形式,所以我们把信息传播给世界各地的研究者,会让他们得到更好的研究成果。库尔森说。

  正是这种跨地域的视野让库尔森深知国际合作的重要性。目前,TARA已同大英博物馆签署协议,共享库尔森的照片资料库。TARA还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以及20多个国家签署了合作备忘录。美国的福特基金会等大型基金会是TARA的资助者,这都是在库尔森及其团队的努力下促成的。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和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也曾对TARA的工作赞赏有加。

  单从TARA总部选址于肯尼亚内罗毕,就能感受到库尔森这位沟通者和关系络协调人的良苦用心。肯尼亚的岩画遗址从数量到质量都比南北部非洲略逊一筹,但是因为地处中部,去南北部非洲都很方便,因此成为TARA的。

  目前,南部非洲的九处岩画遗址已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库尔森觉得这仍然不够。他说,非洲岩画影响了西方很多着名艺术家,为它们继续申报世界遗产是他的使命。

  库尔森告诉,目前的挑战是如何让非洲国家的领导人重视这些艺术品,从而通过教育等多种手段让普通百姓对其加以珍视。因为大部分岩画处在人烟稀少之境,所以重要的是同当地合作,让人们觉得自己同岩画有某种精神关联,从根本上提升保护意识。

  也许,曼德拉的话是库尔森如此执着的注脚:非洲的岩画艺术是所有非洲人的共同遗产,但更重要的是,它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半月谈》2013年第2期/驻内罗毕 宋晨 吴燕妮)

  链接:非洲岩画与它的守护者(上)

家居优品
世界史
民生历史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